首頁>資訊>深度
當媒體遇到高科技 來源:中國氣象報 日期:2019年11月08日10:59

  未來,新聞將不再是用來“讀”的,而是用來“體驗”的;記者不再是單純的寫作者、拍攝者、敘述者,而是“產品經理”。

人工智能寫小說的那一天

中國氣象報記者吳鵬我沿著小路向籬笆走去,看見了一只胖乎乎的狗。這只狗在戰前經常來瞭望山莊,它現在正沿著小路飛奔到主樓,旁邊還站著一頭同名的、微小的母牛。院子的地上有一攤紅肉汁,海明威就在草坪的椅子上坐著……

  

  看見這段優美的文字時,你或許會不由自主地認為這定是出自某名家之手。但如果我告訴你這是人工智能寫出來的,你肯定難以置信:人工智能居然可以寫出這樣的文字?

  事實上,你所認為的這位“名家”名叫GPT-2,是伊隆·馬斯克在2015年創立的人工智能公司OpenAI開發的一個人工智能寫作程序。

  GPT-2并不是唯一的。2016年3月,日本“人工智能小說創作”的研究人員召開報告會,介紹了他們利用人工智能系統創作的4篇小說。

  自2016年阿爾法狗以4:1的成績戰勝世界冠軍韓國九段棋手李世石,在圍棋領域徹底擊敗人類后,如今人工智能又在人類引以為傲的創意性高級腦力活動——寫作領域“攻城略地”。

  更加令人焦慮的是,這種“侵占”其實早已在新聞寫作領域開始。

  2007年,美國科技公司Automated Insights推出新聞編寫軟件WordSmith,用于撰寫財經類和體育類新聞稿件。2014年3月,美國加州發生一起4.4級地震,《洛杉磯時報》利用人工智能寫新聞技術僅用時3分鐘就完成報道并將其發表在該報網站上,成為第一家報道此次地震的媒體。也是在這一年,美聯社宣布,自當年7月開始使用自動化技術進行新聞報道。這讓美聯社在一個季度內可以生成4400篇短稿(每篇大約150-300字),所用時間比人工寫作縮短了90%以上。

  自2015年開始,繼國外大型媒體使用機器人寫新聞之后,我國的媒體也陸續開始使用人工智能技術進行新聞寫作。騰訊在2015年9月推出寫稿機器人Dream Writer,新華社也在同年11月發布了新聞機器人“快筆小新”。其后,今日頭條“xiaomingbot”、第一財經“DT稿王”、南方都市報社“小南”、中國科學報社首個科學新聞寫作機器人“小柯”等人工智能也陸續進入公眾的視野。

  2016年12月,由微軟互聯網工程院開發的智能機器人“小冰”以特約記者的身份入職《錢江晚報》,成為國內報業中首個人工智能記者。

  在人工智能已經可以寫詩、編劇、寫小說、寫新聞稿的今天,文字工作者真正的價值要在何處找尋?記者、編輯等職業會被人工智能取代嗎?這或許是每一個文字工作者都擔心的問題。

  其實在人類歷史上,也有過多次這樣的恐懼,但是事后證明都是一場虛驚。每一次新技術出現之后,都會有人驚呼:魔鬼來了,要取代我們的工作了。你看,蒸汽機來了,傳統織布工人就失業了;火車來了,傳統的搬運工人就失業了……

  事實表明,人工智能時代新聞機器人更有可能成為記者的伙伴而不是敵人。美聯社采用新聞機器人寫稿系統一年多以后,并未發生記者集體失業的現象。

  但不可否認的是,一些簡單、重復的工作的確會逐步交由人工智能來做。就氣象領域而言,由于人工智能可以全天24小時待命,一旦發生突發性氣象災害事件,人工智能可以在第一時間收集和整理數據,通過算法瞬時生成稿件,將相關消息第一時間傳遞出去。

  當然,人工智能并不是萬能的,它也有缺陷。比如人類可以很容易掌握的常識,對于人工智能來說卻是一個“天花板”。在本文的開頭,人工智能用“微小的”這個形容詞來修飾母牛,顯然就是缺乏常識的表現,因為它并沒有理解文字背后的意思,只是在拼湊看起來合理的文字。此外,人工智能算法無法區分非虛構和虛構,如果任由其自行寫作,那么假新聞、假信息很可能到處泛濫。

  最重要的是,人工智能沒有感情,這既是它的優勢,也是它的缺陷。人工智能在本質上無法理解情感和意義,無法寫出像“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涕下”那樣有溫度、帶情感的文字。一些有規律可循的消息寫作可能會被人工智能取代,但深度報道依然具有強大的生命力。人工智能將人類從低級重復的操作中解放出來,使得人類可以集中精力發揮自己的創造力,去寫出有深度、有思想、有溫度的新聞作品。

當新聞遇上游戲

中國氣象報記者王玫玨在地球場景中,游戲玩家可在其中控制角色的行動,進行蓋工廠、建房屋等操作,也可以植樹造林、開發清潔能源。操作流程就如同曾經風靡全球的游戲“紅警”那樣,但玩家的任務則是盡可能地減緩氣候變化,最終,以控制全球升溫贏得游戲勝利……

  

  這是未來一個以氣候變化為主題的新聞游戲。在游戲過程中,用戶通過游戲場景感受地球氣溫的變化,將人類活動的影響形象地展現在游戲中,既獲取到氣候變化的最新動向,同時增強對其的認識。

  新聞游戲是一種基于先進技術和交互性的新產品。不同于以往的文字、圖片或者視頻等報道形式,它將這些要素有機結合起來,并加入受眾互動的環節,在吸引受眾注意力和擴大傳播效果方面會有更顯著的成效。

  在氣象新聞宣傳領域,新聞游戲應用目前還不多。但在未來,風云變幻的天氣、高精尖的氣象科技、引人關注的氣候變化,都可以成為新聞游戲中的元素。

  比如,向用戶傳播天氣預報的最新技術以及發展時,可設計一個簡單的角色扮演類游戲。在游戲中,用戶是一名天氣預報員,預報技術就是游戲中的各種技能。用戶通過點擊天氣圖、衛星云圖、數值天氣預報等設定在游戲中的按鈕,完成天氣預報的游戲任務,從而直觀體驗到最新的氣象預報手段。

  當下,新聞游戲正在成為媒體關注的內容。比如,《紐約時報》最受歡迎的產品是一個測驗讀者語言使用習慣的小游戲,這個游戲超過了《紐約時報》當年的任何互動可視化報道。

  未來我們還會迎來Web4.0、Web5.0甚至更多豐富的信息交流時代,VR技術的流行、不同行業的融合已讓我們看到了今后還會出現更多更為有效的信息解構和重組形式。新聞游戲的未來具有太多的可能性。

在臺風眼做直播

中國氣象報通訊員高海虹

  此時的現場,是一個令人腎上腺素飆升的時刻。

  漏斗狀云柱從對流云云底盤旋而下,在伸達地面的一刻,帶來飛沙走石,狂風驟雨。那冰冷與暴烈的感覺,簡直讓人不寒而栗……

  這一刻的心跳為之加速,血液為之涌動,必須要馬上避險,不然會墜入萬劫不復的深淵!但不用擔心,這只是一場龍卷風的現場報道。

  感觸如此之真之深,是因為這是完全沉浸式全息體驗,現場不僅僅使用虛擬現實(VR)、增強現實(AR),還有多維度體感傳導,包括了溫度傳導、風速以及可承受壓力的皮膚實際體驗。不過,這是在一個手背部的成比例縮微感覺。

  只要有了特制的遙控器體感手柄,單鍵一按“進入現場”,在家里,收看氣象災害或新聞報道,這種體驗就可以實現。因為傳輸速率、設備終端已經不再受限制,不只是災害性天氣,明天的天氣情況、溫度及雨量,都可以實時體感微觀體驗。

  “媽媽,我知道明天要穿什么,手柄里已經出來大片的雪花啦!”四歲的小新興奮地說。他是這次現場直播記者大新的兒子,最喜歡體感手柄中根據天氣情況模擬出的人工雪花。手柄選擇哪一個城市,就可以隨時體會那里的3D場景氣象新聞和體感天氣預報實時感受。

  大新迅速而順利地完成了這條報道的編輯,并不是因為他在現場,而是借助高速通信網絡,使用自動追蹤預測無人機系統,可以自動升空探測出龍卷風的風眼,并在風眼中保持平穩。

  這套無人機系統,還搭載著全效的攝像機運動控制系統,可以精確并重復地控制攝像機的運動軌跡。他只要使用遙控器,就可以精確并重復地控制攝像機的運動軌跡,在拍攝中更可以實現虛實結合、不同速度混合。交互方式的升級,實現了虛擬場景與新聞現實的完美融合。

從現實到虛擬

中國氣象報記者張格苗2030年8月15日,終于忙完了一天的工作,下班高峰期,我擠上了地鐵。找了一個合適的角落,我便穩穩占領了它——只需要站上24站48分鐘。像所有其他人一樣,我拿出折疊屏手機,戴上我的虛擬現實眼鏡,我開始瀏覽新聞。一個個場景切換后,一條新聞抓住了我的眼球——超強臺風“圓規”要來,而且很可能是10年來最強臺風。

  

  想到11年前襲擊家鄉浙江臨海的超強臺風“利奇馬”,我決定進入這個新聞看看。6G的網速越來越快了,很快,我仿佛置身在太空,看著一個熱帶低壓系統從菲律賓以東洋面上逐漸生成、長大,然后從海上一路向西北移動,其間不斷吸收海上的熱量和水汽,“體格”越來越龐大,結構越來越完整。我所在的新聞產品空間提示:它從熱帶低壓一路飆升,變大變強至熱帶風暴、強熱帶風暴、臺風、強臺風和超強臺風。

  它不斷逼近浙江沿海,然后在溫嶺登陸了,路徑與11年前的“利奇馬”極其相似。我很擔心家鄉臨海,很想知道“圓規”要給這里帶來什么。我從高空下來,一路到了臺州,這里已經開始下雨了。風越來越猛,雨越下越大,河水迅速暴漲,道路嚴重積水,小溪變成巨流。古城被淹,樹木倒塌,電力也中斷了。老城的積水從道路一路上漲到淹沒一層房屋,又淹沒到二層。我看到一旁的提示,11年前的8月8日早上8點到11日早8點,臨海括蒼山累計降雨量達834.3毫米。而這次,截至8月23日,臺風影響時間與“利奇馬”相當,累計降雨量預計超過900毫米。

  新聞產品里的畫面比11年前的情況更為嚴重,我一陣心驚,退出了這條新聞,撥通了給父親的視頻電話。地鐵里很吵,但我的眼鏡具備強大的降噪功能,父親接通了,我想要急切地跟他描述可能到來的臺風有多么危險,他卻很是淡定:“我們都看到那條新聞了,家里的東西都搬到高處了,食物、沖鋒舟和救生圈都備好了,不用擔心?!?/p>

  我終于放下心來。有時候災害無法避免,但感謝科學和技術的發展,我們不用再經歷過去的痛。摘下眼鏡,一抬眼,竟然還有14站,我只好又戴上了眼鏡。

硬科普撞上超現實

中國氣象報實習記者葉奕宏某一天,你在山野踏青,突然電閃雷鳴。不遠處的山頭已經騰起熊熊火光,泥土、枝葉與皮肉焦煳味混雜在一起。你心驚膽戰,此地不宜久留!突然你靈光一閃,想起自己有車——你從來不騎的電動摩托車今天也陪著你來到了這里!你喜不自禁,跨上電動摩托車,一騎絕塵。

  

  一回頭,兒臂粗的電光已近在眼前,你能感受到全身裸露的皮膚在空氣里流竄的電流中發麻顫抖,天邊隆隆的雷聲就是你最后的催命符!它在說:逃生方式錯誤!不要在雷電天氣騎電動車摩托車。

  或者有一天你走在田野,正思考著颶風和龍卷風的差別,突然遠處一個風柱以摧枯拉朽之勢,以100米每秒的速度橫掃過你面前,你能看見的一切都被攪碎。更可怕的是,這只怪物一邊“吃”一邊向你噴吐殘渣,木板、磚塊、草屑……你不得不開始躲避,上、下、左、右、前、前、后、后……你突然怒從心中起,這是個什么東西!憤怒中你迸發出一股力量,抬臂一揮,龍卷風的時間在倒退!

  它以12萬倍的慢速減緩轉速、變小、消散,于是你終于看清云塊底部和低層大氣運動邊界間產生的直立空管狀旋轉氣流,有個聲音告訴你:那叫直展云系和下墊面……

  你怎么知道?因為每一步都配著全息投影清清楚楚地向你揭示其中的原理。

  以上,都只不過是未來最常見的科普場景。虛擬現實(VR)、增強現實 (AR) 技術及混合現實技術(MR)、3D場景模擬等技術日趨生活化,你不需要笨重的器械,也不需要復雜的指令,可能一個念頭、一個手勢就能讓你到達任何你想要的場景,在高度擬真的狀態下,體驗從感官到認知沉浸其中的科普過程。

  現在這個設想實現的第一步已經提上日程,有媒體報道,去年美國The Weather Group和The Future Group達成了一份合作協議,雙方將嘗試基于實時數據和專業主播的沉浸式混合現實天氣報道,結合360度高清視頻,為觀眾提供身臨其境、逼真的體驗,展示氣象災害的威力。

數據新聞“活”起來

中國氣象報實習記者趙寧“觀眾朋友您好,我們正行駛在xx路段?!庇浾邉潉邮直凵系碾娮游纳?,畫面由記者的臉轉換到路面的積水,在副駕駛車窗上迅速顯示由大數據互通傳來的積水路段的半透明模型,使觀眾同時看到路面積水情況和積水路面模型,“您現在可以看到,從xx路段到xx路段的積水都是比較深的,提醒司機朋友,途經這一路段請減速慢行?!?/p>

  

  在未來,通過大數據可視化技術,用戶根據需要可以隨時得到當天的天氣預報,并可觀看逐日大氣環流演變的動畫過程。利用流線表達風的強度及運動軌跡,將風速風向矢量化、圖形化,動態模擬風場變化,實時展示大氣運動狀態。不同高度展示不同高度風場,智能語言描述當前區域風速、風向以及距離。還可以拍照判定AQI等級及能見度,提供空氣質量預報等。

  大數據可視化不僅包括科學計算數據的可視化,而且包括工程數據和測量數據的可視化。數據可視化是對大型數據庫或數據倉庫中的數據的可視化,不再局限于通過關系數據表來觀察和分析數據信息,還能以更直觀的方式看到數據及其結構關系。

  2018年,華風氣象傳媒集團研發的“藍PI螞蟻”氣象數據可視化系統科普版投入業務使用。在未來,大數據可視化將結合5G實現智能,越來越多地應用機器學習和人工智能處理結構化和非結構化數據源,提高工作效率。氣象數據可視化將為人們日常生活提供多維的服務和便利,5G+氣象直播可將天氣/災害預報和實況迅速分享給公眾;電子文身連接手機,輕輕一點,用戶隨時看到圖像模型預報信息。

(來源:《中國氣象報》11月8日四版 責任編輯:王敬濤)



圖解 更多
个人网站开发如何赚钱